央行近日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经济短期企稳的信心有所增强。《报告》认为,“三季度以来经济运行平稳,积极变化增多,消费稳定增长,投资缓中趋稳,城镇新增就业好于预期,消费价格温和上涨,工业生产者价格回升较快。”但央行也对经济企稳的脆弱性表示担忧,认为“经济运行对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依赖仍然较大,民间投资活力不足,部分领域瓶颈仍未打破,制约增长潜力发挥。” 
  “稳增长与防泡沫之间的平衡更富有挑战性。”央行表示,下一阶段将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灵活适度,适时预调微调,增强针对性和有效性,做好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适应的总需求管理,为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专家表示,在稳增长和防泡沫两者之间,央行对于资产价格泡沫和防风险的重视度在上升,《报告》对于货币政策表述的变化与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定调相一致。10月2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在“货币政策”部分强调了“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将维持稳健中性,政策目标重点转向控房价、抑泡沫、防风险和促改革。 
  “弃房价稳汇率”“弃汇率稳房价”均不可取 
  在开放宏观格局下,货币政策面临着国际间资产价格的强对比和来自汇率的硬约束。前一段时间,国内部分城市房地产价格上涨较快,人民币汇率受美元指数持续走强影响出现小幅贬值,市场上一度出现了关于应该“弃汇率、稳房价”还是“弃房价、稳汇率”的讨论。 
  央行明确表示,两种做法夸大了各自领域的风险,而且也都不是好的做法。 
  《报告》指出,“弃房价、稳汇率”的一种逻辑是紧缩货币,从而挤出资产泡沫,并以高利率来稳定汇率,这会导致危机式的被动去杠杆,代价很大,过程比较痛苦,汇率实际上也很难稳住;“弃汇率、稳房价”则是放松货币来支持房价,试图以低利率刺激通胀和房价,这同样会加剧结构扭曲和债务积累,导致调整的时间更长、代价更大。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要走出目前的汇率贬值和房价过快上涨的尴尬境地,最为关键的方法就是调整经济结构,促进经济平稳快速增长,缓释长期金融风险。 
  货币政策继续坚持稳健中性基调 
  有专家指出,央行担忧的泡沫主要是房地产泡沫,但经济金融风险则不限于房地产市场。另外,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否存在泡沫、存在多大的泡沫? 
  所谓泡沫一定是价格脱离价值,与基本面相悖。邓海清表示,此轮房地产市场上涨与我国正处于大城市化进程、一二线城市土地供给不足等因素密切相关,除部分热点二线城市之外都是以刚需为主。需对房地产的投机需求进行抑制,加大一二线城市的土地供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问题。 
  “防范房地产泡沫,应避免货币政策过紧或过松,与经济金融形势相匹配的货币政策才是真正‘稳健的货币政策’。”邓海清说。《报告》强调目前的货币政策在寻找调结构和控风险之间的一个微妙的平衡。 
  央行表示,展望未来,中国经济仍有条件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就货币政策而言,关键是要继续保持稳健和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同时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中的作用。 
  主动调结构、主动去杠杆、主动防泡沫 
  《报告》指出,下一阶段可继续做好主动调结构、主动去杠杆、主动防泡沫等方面的工作。 
  主动调结构的核心是健全社会保障体制,深入推进创新驱动战略,大力发展服务业,把扩消费与补短板结合起来,破除抑制服务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放松市场准入和价格管制,激发增长活力,补充短板行业的有效供给,释放居民的消费潜力。 
  主动去杠杆需要系统性设计去杠杆方案,主动作为,逐步稳定和降低社会整体债务水平,防范经济金融系统性风险。市场化债转股是主动去杠杆的重要途径,可发挥好银行在金融体系中的重要作用,把债转股与金融业综合经营、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国企改革等有机结合起来,加快结构调整和改革步伐。 
  “随着经济发展和居民财富的增长,资产价格对国民经济的影响也逐步增大。应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顶层设计,从供给端改革城镇化土地政策,完善财税制度,解决抑制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保持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健康发展。”《报告》表示。 
  此外,央行在宏观审慎管理方面同样延续去杠杆思路。《报告》提到,“正在着手研究将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中的广义信贷指标范围,引导银行加强对表外业务的风险管理。”

2016年11月1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货币政策注重抑制资产泡沫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添加时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