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贷款有了风险分担机制
创新发展贷款保证保险,农户以贷款入股坐享分红

  ——以企业或个人向保险公司投保、以银行为受益人的贷款保证保险,银行以此保险为主要担保方式向企业或个人发放流动资金贷款

  “签了这个协议,就意味着俺成为了辉隆集团的股东,不用掏一分钱,连续三年每年都能领到3600元分红。”近日,临泉县土陂乡贫困户李元国喜上眉梢。当天上午,临泉县土陂乡举行贫困户“带资入股”签约仪式,包括李元国在内的120个贫困户和临泉农村商业银行、辉隆集团签署三方协议。

  无独有偶,今年6月,利辛县汝集镇胜利村贫困户郑献金在《利辛县“保银企+贫困户”金融扶贫合作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按上手指印。这一按,郑献金一年可参与企业分红2800元。

  和郑献金一样拿到分红的贫困户,胜利村共有14户。当然,在同一张协议上签下名字的,不仅有贫困户,还有利辛县农商行、安徽润升牛业股份有限公司、胜利村村委会等单位的相关负责人。这是国元保险亳州中支与利辛县农商行、安徽润升牛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多方探索建立“保银企+贫困户”金融扶贫新模式。按照协议,利辛农商行为每户贫困户发放4万元贷款,此款直接以入股方式由安徽润升牛业股份有限公司使用,企业年终将从经营收益中以分红方式发放给贫困户,标准为每户一年2800元。

  “带资入股”协议之所以能顺利落地,贷款保证保险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为无担保、无抵押的农户开启了融资之门。 ”亳州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为让更多的农户及时融资,市金融办牵头,试点银行和国元保险协同配合,引导保险产品和服务创新,于2015年4月,贷款保证保险第一单面世。

  利辛农商行负责人说,此险种突破了企业向银行贷款需要抵押担保的传统模式,是以企业或个人向保险公司投保、以银行为受益人的贷款保证保险,银行以此保险为主要担保方式向企业或个人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在借款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时,由保险公司、政府、银行分别按协议约定比例承担贷款本息损失责任的保险业务,“险、政、银”三方对每笔贷款均按照50%、30%、20%的比例承担本息损失。

  实施扶贫小额信贷保险,化解贫困户贷款无力偿还风险

  ——借款人一旦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将为借款人向银行还贷款余额。扶贫小额信贷保险保费每人每年40元,可以从财政专项资金中列支

  “如果不是这5万元的扶贫贴息贷款,我就不可能有资金从事养殖。”近日,定远县连江镇东风村贫困户瞿立仕看着饲养的白鹅一脸欣慰。老瞿和妻子双双患病,无法从事重体力活。当地政府建议他们从事养殖,今年3月,他和镇政府、定远金海岸园林有限公司签订协议,通过贷款从公司下设白鹅养殖基地购买1000只鹅苗。基地以“公司+农户”形式为每户贫困户预先提供鹅苗,统一提供饲料和技术,并统一收回,成本从回收款中扣除。

  较之于商业贷款,扶贫小额信贷政策性强,专门为贫困户量身打造,主要用于贫困户发展特色种养业、农产品加工业等生产经营项目或支持贫困户带资入股参与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的生产性支出。定远县农商行副行长陈有军介绍,因为扶贫小额信贷是“两免”贷款,即免担保、免利息,虽然县政府设立扶贫小额信贷风险准备金,并在县农商银行设立专户,确保专款专用,但随着小额信贷规模的扩大,银行依然承担着较大的风险。

  为应对银行金融风险,省扶贫办、省财政厅、安徽保监局等部门共同推出了“扶贫小额信贷保险”。省扶贫办副主任陈先德介绍说:“借款人一旦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将为借款人向银行还贷款余额。扶贫小额信贷保险的保险费由县自主安排,保险费为借款人每年40元,可以从财政专项资金中列支。 ”

  按照发放贷款的金融机构和贫困户双重收益的原则,定远县为获得信用贷款的贫困户按照5万元/人的年保险金额购买保险费为40元的“扶贫小额信贷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由中国人寿定远支公司承保,保险合同的生效日期应与贷款合同签订日期保持一致。定远县扶贫小额信贷发放额度,在全省所有的县域里处于领跑位置。截至6月12日,全县已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279户、金额5216万元。该县扶贫办副主任邓晓勇说:“县扶贫办为每个贷款贫困户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贷款贫困户若出现意外无偿还能力,保险公司就会站出来。 ”

  商业保险介入融资过程,参与分担化解金融风险

  ——在政府提高风险准备金的基础上,增强商业险参与调控风险的作用,调动银行放贷积极性

  去年8月,我省在70个有扶贫开发任务的县(区)实施扶贫小额信贷工作。截至今年5月,全省还有42个县发放扶贫小额信贷低于100万元,距离原初的放贷计划尚有较大差距。其背后原因,除地方政府重视程度不一的因素外,金融机构风险大是扶贫小额信贷难以快速推进的重要原因。如何减少风险?可以通过加大商业保险的介入,参与风险分担化解。

  “在政府提高风险准备金的基础上,期待增强商业险参与调控风险的作用。 ”陈有军说,扶贫小额信贷多是政策推动,银行最担心的是贫困户还款能力。贫困户由于技术、市场等都比较匮乏,通过贷款发展产业本来风险系数较高,确保如期还款存有较大的不确定因素。一旦贫困户不能及时还款,甚至无法还款,银行的呆账、死账增加,作为地方性银行将会遇到很大的风险。

  贷款贫困户一旦出现意外,出现部分丧失或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还款则变得遥遥无期。为此,我省部分县在新农合和大病保险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政府为贫困人口购买意外、健康等商业保险。自2016年6月起,含山为全县所有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购买意外伤害综合保险。保费由县、乡镇和中国人寿三方按2∶2∶1比例分担,农村贫困人口无需缴费。含山县副县长雷经升说:“全县已投保13350人,财政出资53.4万元,承保机构出资13.35万元,共为贫困人口提供2.8亿元的风险保障。 ”

  较之于贫困户,还有更多的农户需要融资,所以扩大贷款保证保险业务意义重大。合肥工业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万伦来说:“这种模式有效调动了银行放贷积极性,保险的参与为银行提供了有效的安全保障。 ”

  据悉,按照《亳州市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实施方案》,全市辖内经营两年以上的中小微企业、农民专业社、家庭农场、农村种养大户,均可通过贷款保证保险从银行获得融资。截至2016年6月30日,国元保险亳州中支已开出贷款保证业务290笔,金额1.51亿元。


2016年09月1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安徽探索金融扶贫新模式 扶贫贷款有了风险分担机制

添加时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